见微

无远弗届 不激不随

策瑜 | 旧年谷雨

我流的策瑜

大概是江东小混蛋和舒城小公子那些年做过的春秋大梦

食用愉快呀

(其实如果不愉快…我也没办法你们打我一下吧

孙策抬手摘下一片柳叶。

这是他这一路摘下的第十一片叶子。

节气在三月谷雨前后,天气一日暖似一日。细雨绵绵不休,染出舒城一片淡绿深红。

所谓雨生百谷,谷雨恰是百谷生长时节,遥遥望去,田间地头尽是农人忙碌的身影,一片人间烟火的热闹。

闲人孙策自是与此农事无关的,只是他天生是个撩猫逗狗爱凑热闹的性子,定是少不了要去田间地头作弄一回,逗逗布谷,但又怕让周瑜看了笑话,便独自寻了个山头,打算先远远地观望观望。

只是不巧,他并没考虑过天气。此时。隔着朦胧的烟雨,他也只能瞧个大概。

但这并不影响他出游的心情,因为他很快便找到了新的乐趣。

好事的他此时正打马走在一路烟柳的山行道上,柳絮纷飞,拂在脸上有种微微的痒。一路行来,捉在手里的一把柳花惹得他想起了周瑜闲时,曾在家里摘叶做笛,不由得起了心思,也想学上一学。

说是山,其实不过是一座稍高些的小丘。沿途平缓,孙策也不急着赶路,便松开握缰绳的右手,将柳叶递至唇边。

“——噗————噗噗————”

只听孙策运气吹响了唇边的柳叶,吓走了不知是这一路上的第几只燕子。

他撇撇嘴,叹了口气,随手把第十一片柳叶扔在风里。

想他孙策,姿容绝代,谈吐不俗,骑射功夫更是历史同人一流。

只可惜,

——是个音痴。

无论是周瑜宅中藏的千金古琴,还是全舒城小孩几乎人手一支的短笛,到了孙策手上,都能发出一阵“惊天地泣鬼神”的动静。

然而音痴孙策满不在乎地继续策马向前。

他虽然年纪尚小,但一向对自己的相貌颇为自负,自信有如斯俊美的一张脸在,无论吹出多么荒腔走板的曲调,除了舒城里的周家公子,都没人忍心出言责怪。

于是他满脸嘚瑟地就要伸手去摘第十二片柳叶

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,一只白皙的手在孙策双指发力正摘下叶子时覆在了他手上

是周瑜。

孙策拨转马头,双臂抱在胸前,微微咪起双眼,看着轻轻巧巧便从他手中拿走柳叶的少年。

少年不过十四五的年纪,身量未足,却隐隐已有日后“顾曲周郎”的风姿。周瑜自幼修习君子六艺,尤擅音律,莫说是琴瑟琵琶哪怕就是这一片叶子,到了他手上也能吹出几分令人“三月不知肉味”的风采。

周瑜把叶子递到唇边微微一运气便是一声清越悠长的声调

吹柳叶的声音虽比不上琴箫雅致,却自有一股天然的悠扬韵味。若说刚才孙策折下的那十一片柳叶是吓唬燕子的哨,那此刻周瑜手上这片,便像是一把携在身边,时时抚弄的琴。轻轻一片柳叶,竟也能随着周瑜的气息强弱,音韵流转,圆融如意。这样的曲子,饶是音痴如孙策,此刻也闭眼屏息细细听来不忍打搅了眼前的少年

一曲吹罢,周瑜笑着将手中的柳叶递给孙策,道:“阿策这一路可糟蹋了不少柳枝了,不知可挑到了如意的叶子?”

孙策利落地伸出两指夹过了周瑜手中的柳叶,也不吹,只是衔在了唇边。

叶子上还残留着些少年温润的气息,若有若无,捉摸不住,像这个刚刚回暖的春天。

 

“怎么找到我的?”孙策咬着叶子,声音有点含糊。

“一路循着那些被你惊飞的燕子找来的。阿策若将来真做了将军,临阵之时倒是可以击鼓退敌。”周瑜笑得眉眼弯弯。

孙策不以为意的挑挑眉。

“啧,小周公子嘴真是越来越会刻薄人了。我将来若是出征,带上你给我击鼓你愿不愿?到时候两军对垒阵前,你就在一边击鼓,看看能不能听得对面那些家伙自愿给我认输了”孙策回过头来问道,不等周瑜回答,随即摇摇头又道“不行不行,这样你得天天抛头露面的,还是给我做个军师如何?每天就在军帐里给我出谋划策,高兴了就排一排军乐,等有朝一日我平定这天下,就封你做个司礼乐的官,每天吹拉弹唱,看哪个曲子不顺眼就重新谱了来,我让乐工天天唱。”

孙策本人说的摇头晃脑,脸上仿佛写着“反正做梦又不花钱”几个大字,临了了还转过身伸长手臂捏住周瑜的下巴,配上他那副含着笑的英俊面孔,端的是一副浪荡轻浮的标准登徒子模样。但眼睛里盛着的,又确是一本正经的锐气与扫荡山河的豪情。

周瑜抬手拍开孙策那只时不时喜欢犯贱的爪子,策马赶上两步,与他并辔而行,缓缓道:“若有一日你做了将军,军师倒是不必了,让我做你的前锋好不好?日后真助你成就了平定天下的霸业,我自是要做你的丞相,与你匡扶这天下的。你可别拿个乐官来搪塞我。”

他说得也认真,眼睛里尽是少年人的凌云壮志,问句的尾音微微上挑,却又带着些吴音的软。孙策仿佛从未发现他还有如此可爱又认真的一面,忍不住被他撩起了恶劣心思,又想逗逗他:

“哎呀呀,要是你我真成就这一场霸业,区区封一个丞相怎么够?江山为聘,娶你做我皇后要不要?”

“.…..你闭嘴。”

就不该指望他正经超过三句话的……周瑜腹诽

 

说笑间,两人已行至半山腰。回头望去,山下的景色隔着烟雨,望不真切。

江南暮春柳色深深,山上蜿蜒流淌下的溪流沿岸桃花灼灼似火,一路烧着向远方奔流。

这一年孙策和周瑜都是十四,将来要在这乱世里叱咤风云的英雄们尚且年幼,在这个有花有酒的春天里纵马谈笑,天下也只不过是他们口中一个玩笑。

他们亦不知,彼此会成为日后戏文话本里传唱不休的江东双璧,孙郎周郎。

这是中平六年的谷雨时节。

此时,距离孙策渡江还有六年。

距离巴丘那一场诀别还有十一年。

距离建安十三年那场映透青史的火光,还有十九年。

 

这是周瑜记忆里某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谷雨时节。

 

The end.

 

一丢丢注释

这个故事的发生时间我设定在189年,这一年策瑜十四岁,之前看到有人考证过,策瑜到底是哪一年初遇的,有的说189有的说191,个人的想法是,总角之好指的大概是十三四岁的样子,所以没有采用191年相遇这个说法。

孙策渡江的时间其实也是有争议的,能找到的看法主要有初平四年(193)、兴平元年(194)、兴平二年(195)三个时间,根据个人看法这里采用的是兴平二年(195)。

 

感谢太太策划的这个活动,让一只策瑜圈小透明为自己热爱的cp做一点事情!!

一只咸鱼的同人文复健,上次写文好像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

历史细节扣的不多,写这篇之前构思出的画面就只有阿策叼着小周公子吹过的柳叶那里,也可以说这篇就是为了那一个画面写的,就是想写写这俩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,纵马谈笑折花醉酒的风流(折花醉酒并没有写出来,我的错),

这个时候的阿策大概还是江东小混蛋,意外的和周瑜聊得来,然后拐骗了温良恭俭让的小周公子后来还把整个江东都丢给人家。

噢对了,因为他俩才十四没有取字,所以这篇文章里的称呼嘛,我杜撰的...阿策这个称呼是江南一带比较亲昵的叫法挺平常的,至于他叫周瑜...我承认这是阿策在调戏他没错!!(√)

大家新年快乐多多产粮呀

评论(24)
热度(77)

© 见微 | Powered by LOFTER